主页 > 人物 > 用户庞大+技术猛进:谷歌CEO咋看那些争议和挑战

用户庞大+技术猛进:谷歌CEO咋看那

用户庞大+技术猛进:谷歌CEO咋看那

从人工智能(AI)到廉价智能手机,谷歌正处于技术发展的前沿...

马云:最开始的十年阿里巴巴主要

马云:最开始的十年阿里巴巴主要

10月11日消息,今天阿里巴巴云栖大会正式召开。在云栖大会上,...

马云:阿里不是外资企业 却是把外

马云:阿里不是外资企业 却是把外

10月11日消息,云栖大会今日在杭州开幕,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

文章正文

用户庞大+技术猛进:谷歌CEO咋看那些争议和挑战
发布时间:2017-10-12 06:11  责任编辑:IT观察  点击量:

从人工智能(AI)到廉价智能手机,谷歌正处于技术发展的前沿。但它是否发展得太快,并成长得太大了?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日前罕见地接受了英国《卫报》的专访,谈及谷歌的成长历程、面临的挑战以及未来展望。

谷歌CEO:总担心硅谷某个车库里有人做的东西更好

当皮查伊在印度东南部的金奈(Chennai)长大的时候,他不得不定期前往医院取回母亲的血检结果。他需要乘公共汽车1小时20分钟,到了那里后,还要排队等候一个小时,而且最后常常被告知结果还没准备好。当皮查伊12岁的时候,他的家人用了5年时间才得到了第一部拨号式电话。

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皮查伊说:“我要花10分钟的时间才能打通医院的电话,也许他们会告诉我:‘不,明天再来。’我们等了很长时间才买了第一台冰箱,我看到母亲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她不需要每天做饭,她可以花更多的时间陪伴我们。因此,我本能地看到技术是如何产生影响的,并且至今仍然能感觉到。我对此感到乐观和充满活力,并且觉得自己有责任加速这一进步。”

现在,45岁的皮查伊已经是个身材高大而略显纤瘦的人,他的声音混合了印度和美国口音,显得柔和而和谐。在位于加州山景城的谷歌总部一个安静角落里,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若有所思地说着话,经常停下来寻找恰当的措辞。这个房间里有几件设计师设计的家具,以及必不可少的跑步机办公桌,这是皮查伊必须跟上技术进步速度的完美诠释。然而,皮查伊的本性冷静沉着,这与这位天才科技首席执行官给人留下的普遍印象相去甚远。

当谷歌于2015年重组其庞大业务时,创建了名为Alphabet的母公司,作为其诸多实验性项目的母体,包括空间探索、逆转死亡等,并与谷歌利润丰厚的业务分离。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都搬到了Alphabet,这让皮查伊成为谷歌首席执行官的热门人选:他已经在谷歌浏览器Chrome和Android方面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与佩奇、布林乃至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相比,皮查伊都是个谦逊低调的人物。当我们坐在他的“拥挤”会议室里时,他说:“我不会接受太多采访。”但我们谈得越多,就越凸显出他的任命的重要意义,这可能是谷歌最精明的举措:他是谷歌完美的第二代首席执行官吗?皮查伊的Gmail邮箱里肯定有很多东西。谷歌有争议的目录如此之多,以至于它需要自己的维基百科条目,谷歌涉及到避税和反垄断问题、托管极端主义内容以及最近关于性别歧视的问题(它目前面临着关于工资歧视的集体诉讼)。

今年早些时候,皮查伊宣布对谷歌进行改组,从“移动优先”转型为“AI优先”。这促使其把重点放在了机器学习上,开发语音识别产品,比如智能音箱Google Home,它能响应用户的语音请求,执行播放音乐或控制灯光等任务。与此同时,谷歌也越来越多关注视觉识别技术。

皮查伊解释说:“在AI优先的世界里,互动将变得更加无缝和自然。所以,通过语音,你可以对事物说话,我们正在研发Google Lens,这样你的电脑就能以你相似的观看方式来看待事物。”Google Lens将于今年晚些时候推出,它将在智能手机摄像头中添加视觉识别功能:将它指向一家餐厅,它将在网上找到相关评论。皮查伊还引用了语言翻译作为先进AI引人注目的例证。他说,在几年之内,即时翻译(无论是口头的还是视觉的)的准确性将变得更高。

但这正是谷歌销售变得棘手的地方,其开发的许多服务(比如根据个人数据定制广告,利用某人的位置来呈现本地信息等)都被视为侵犯隐私。自2013年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英国情报机构(MI5)通过科技公司获取个人信息以来,谷歌始终是这个领域受到严格审查的目标。

随着AI的应用日益广泛,这些担忧也提升至全新水平。2013年,谷歌收购了实力强大的英国AI公司DeepMind,目的是进一步提高自己的能力。但是,围绕创造能够自己思考和行动的机器的安全性和道德问题,依然存在着许多质疑。皮查伊是否承认这些担忧?他说:“我承认,在硅谷,人们对技术变革的速度非常着迷,然而我们很难做到这一点。我们有时会很匆忙,对普通人来说可能意味着失败。作为人类,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想要快速改变,我不认为我们会这么做。”

另一个经常引起人们关注的问题是谷歌似乎无法阻挡的成长速度。一年前,谷歌推出了一项计划,将在印度建立“未来10亿”智能手机用户,目标是为印度提供连接缓慢的移动设备,其中包括印度版YouTube。这难道不是“技术帝国主义”强势进入发展中国家市场的例证吗?皮查伊为此辩护称:“我希望谷歌是一家全球性公司。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也应是一家本地公司。我们不只是建立谷歌的产品和服务,也建立了一个潜在平台,这样当你让智能手机在一个国家运作良好时,你也可以在那里启动创业系统。这两者可以携手并进。”

皮查伊的目标是让Android变得更便宜,可以作为30美元智能手机的一部分。皮查伊之前曾说过,他可以看到有50亿用户的“清晰道路”。他表示:“我们想要使技术民主化。一旦所有人都能接触到计算机并且连接起来,那么无论你是诺贝尔奖得主还是仅仅拥有电脑的孩子,搜索工作都将是一样的。”

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皮查伊的谷歌登顶之旅都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过程。他出生在金奈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在那里与母亲(速记员)、父亲(电气工程师)以及弟弟共住在两居室的公寓里。这个家庭没有汽车,有时候全家四口会骑乘自行车旅行。在印度理工学院下属哈格布尔学院教了皮查伊四年的冶金工程教授萨纳特·库马尔·罗伊(Sanat Kumar Roy)说:“尽管皮查伊很害羞,但他总是充满自信和决心,我认为有些天分潜伏在他身上。”

1993年毕业后,皮查伊获得了斯坦福大学材料科学硕士奖学金。他的父亲每月可以赚3000卢比(约合63美元),他从家庭储蓄中提取了将近一年的工资,以支付儿子飞往旧金山的费用。皮查伊回忆说:“当我乘坐的飞机着陆时,我寄宿的家庭把我接了回来,开车回来的时候那里看起来像是棕色。主人纠正了我,称加州是金色的,不是棕色的!”

谷歌CEO:总担心硅谷某个车库里有人做的东西更好图:从左到右分别是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与谷歌高管拉里·佩奇(Larry Page)、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以及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

皮查伊表示,那段时间对他来说堪称是真正的文化冲击,当时他正在努力应对自己的第一次计算机体验。他说:“我不懂互联网。对我来说这种变化太大了。我感觉有点儿迷失,但我觉得硅谷是个特别的地方。人们会认真对待我的想法,而不是因为我是谁或者来自哪里而忽略我。这在美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来到这里,即使只待了一天,我的观点依然受到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