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六章 顺水推舟

    时间:2018-02-06 「叶大人,那个人是我离散多年的哥哥啊!」绾贞突然咬咬贝齿,说出了让叶天龙大吃一惊的话来。
      叶天龙正感到室内的气氛有些沉默,想要说话之际,听罢大奇道:「怎么回事啊,是你哥哥?可他是天河的后人,你却是法斯特的人。」
      绾贞摇摇螓首,将自己从阳建那里听到的和伊思之间的关係一一道来,最后她说道:「叶大人,我知道这样做你会很为难的,可是他们两个都是我的身边唯一的亲人了,我想求求大人放了他们吧。」
      「这个……」叶天龙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绾贞居然也是天河的公主身份,这真是让人难以想像,也让他够吃惊的。要说放了阳建倒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伊思却是三番五次刺杀吉里曼斯的要犯,又加上现在天河的叛乱,刚刚抓到手就放掉,后果可是难以想像的。
      见到叶天龙为难的样子,绾贞盈盈跪倒在地,俯首道:「叶大人!」
      叶天龙一把将绾贞拉起来,正色道:「你不要这样,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做到的。」
      绾贞的贝齿咬了一下唇皮,满脸通红地望着叶天龙,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叶大人,如果……如果……我……做你的女人,用我来换他们,可不可以……」
      叶天龙的嘴巴随着绾贞的话越长越大,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不少,等绾贞吃力地将她想了一夜的条件开出来的时候,叶天龙早已是目瞪口呆,没有想到这个素来单纯可爱的女子也会来这样的一招。
      他压下自己心中的想法,清了清嗓子,道:「你先坐一下,让我想一想。」
      绾贞乖乖地坐下来,一双眼睛随着叶天龙的身子转来转去,一颗芳心也是七上八下,就像是在等待判决一样。老实说,当把话说出口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百味杂陈,当然其中最多的还是羞耻和苦涩。但既然已经这样了,她最关心的是能不能完成自己的心愿。
      叶天龙踱了三四个来回后,突然将牙一咬,站住脚步,转身望着绾贞的脸,双眼中爆发出异样的神采,让绾贞既感到兴奋又感到害怕。
      「你很有胆识,我是可以就把他们两个人都放了的!」
      听到这样的话,绾贞不禁从座位上跳起来,忙不迭地连声答道:「真的?!」满心狂喜的她浑然没有发现叶天龙的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但是一个换两个这样的交易,我好像有点吃亏了……」
      绾贞的心一沉,脸色白了起来,她无奈地说道:「我知道自己是没有什么条件提出这个交易的,一没姿色,二没有财富……」
      叶天龙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对自己太没有信心了吧,只要我觉得你好,你就是最好的!」
      绾贞不解地望着叶天龙,她现在真的有些被这个男人弄迷糊了。
      「你乖乖地做我的女人,好好听我的话,陪我上床,为我下厨,我就放了他们!」叶天龙走到绾贞的身边,伸手端起她的下巴,含笑望着她。绾贞愣了一下,这样的话,不就是自己所开的条件吗?只不过叶天龙将语气和地位反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再仔细往深处一想,她的脸先是刷的白起来,然后又腾地红起来。虽说事先有心理準备,但这个男人这样直截了当地说出来,语气又是如此的粗鄙,而且是表明要由他主导,让绾贞她不禁感到一阵心酸,从此以后自己将再也没有自由可言了。
      叶天龙饶有兴趣地望着绾贞忽红忽白的脸色,为了得到这个女人,冒风险也是值得的。
      而且出动的人手都是自己的心腹,洩漏的机会不是很大,再说伊思要刺杀的也是吉里曼斯那个死胖子,对自己没有什么坏处,认真地说起来,反而是有些益处的。最主要的是,叶天龙想到自己和庆计所定的那个赌约,既然绾贞自己都这样提出来,他决定乘这个机会把绾贞弄上手。
      绾贞暗暗歎息了一声,勇敢地望着叶天龙说道:「叶大人,我答应了!」说完之后,她感到一阵轻鬆,这不禁让她感到莫名的奇怪,难道说自己原本是期待这样的结果吗?
      叶天龙大喜,双手一拍,道:「好,大功告成!我们成交了!」
      他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欣喜地说道:「你知道吗?自从尝过你的手艺之后,我就决定一定要把你请来为我烧菜,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这下子,于凤舞她们一定也会高兴得不得了!」
      绾贞这时候已经明白了叶天龙先前那一番作为的含义,他不想让自己丢脸。如果是自己主动提出的交换条件,相当于是自己送上门的,以后就很难在叶天龙身边的女人中抬起头来,甚至有可能会因为自己是以条件胁迫叶天龙而受到她们的排挤;而若是叶天龙主动要求的,就表明自己是他费心思才弄上手的,自己的地位就有很大的不同。
      而且这样一来,也减少了绾贞心中不少的难堪和尴尬,因为是受到叶天龙的胁迫,她才不得不这样做的,这样的说法也满足了女人心中特别的自尊。
      对于叶天龙这样的做法,绾贞不禁感到意外,这个男人还真的很会体谅女人,这的认识让伤心的她稍稍感到一些安慰。
      等了一会儿,见到叶天龙还是没有动静的样子,绾贞不禁试探地催促道:「叶大人,我们……」
      「交易成功,先付一些定金!」
      叶天龙神秘的一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绾贞的双颊倏然火烧,她明白了叶天龙话语中所指。
      闭上眼睛,绾贞勇敢地嘟起樱唇,凑近叶天龙的脸,在他的面颊上轻轻一点,然后飞快地离开,即便是这样,她也已经是羞不可抑。
      可恼的是,好色的男人根本不会因此而满足的,叶天龙双手一捧绾贞的双颊,将自己的大嘴印在了她娇小可人的樱唇上。柔软的樱唇有如娇嫩的花瓣,在轻轻颤抖着,带给他无限美好的感触。
      绾贞鼻中微微的娇吟,有不安,有羞涩,还有一丝莫名的期待。她的娇躯都已经因为羞涩而滚烫,让叶天龙感到十分新奇,这样怕羞的女人倒是少见,想到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所碰到的钉子,他就偏偏更加用力地抱住她,不住亲吻。
      终于,在绾贞发出快要断气的呻吟中,叶天龙这才放手,他伸手轻抚着绾贞的脸颊,说来也很奇怪,绾贞虽然长相一般,根本算不上是美女,但她的嫩滑肌肤有如初生的婴儿,又似嫩生生的豆腐,一碰就要出水一般,触感极佳。真可谓是神总是公平的,某些方面的缺憾总有其他方面来补偿。
      看到娇柔文弱的绾贞伏在自己的怀中,不住地喘息,羞得连一双小手都变红了,叶天龙心中大起怜惜之情,知道不能再进一步了,要给这个女人一点接受的时间和準备。
      「来,我们现在去把他们都放了。」等绾贞稍微平复一些,叶天龙在她的耳边柔声说道。
      绾贞抬起头来,双眼中满是感激,「我……我也可以去吗?」
      叶天龙微微一笑,将其抱起来,低声道:「当然啦,你一定有话要对他们说的。而且你记住,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要和我说,相信我都会站在你身边的。」
      绾贞拚命点头,心中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情愫。
      看到叶天龙和绾贞走出了密室,玉珠和辛西雅都是神秘的一笑,让原本就不好意思的绾贞更加感到脸红,但叶天龙却是得意洋洋的,伸手在玉珠的俏脸上摸了一把,笑道:「是不是又在偷听啊?」
      玉珠俏脸飞红,但却没有否认,转身跟在叶天龙的后面。
      到了关押阳建的地方,叶天龙吩咐将伊思也带过来,然后他拍了拍神情紧张的绾贞,安慰道:「不要担心,进去吧。」
      绾贞感激地望了一眼叶天龙,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随着叶天龙进了这间看上去有些单调的问讯室内。
      见到绾贞和叶天龙一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阳建的神情一阵激动,他跳将起来,大声道:「不关她的事,都是我的主意!」
      两个近卫兵早已上前制住了阳建的举动,这些人经过龙灵儿和倩公主的合力磨练,实力大有长进。两个人之间的合击之术更是圆熟。
      叶天龙冲着阳建冷冷一笑,道:「你应该感到惭愧,居然会想到利用这样一个弱女子来到达目的。我本来要将你斩立决的,但看在绾贞小姐的面子上,先留你一命吧。」
      阳建的脸色略现愧疚,他的确被叶天龙说中了心事,但他很快就为自己找到了借口,昂然说道:「为了大义的缘故,谁都会心甘情愿的!」
      「混蛋!」叶天龙怒斥道,「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难道说在大义的名义面就可以做任何的事情吗?根本就没有把握的事情,你傻乎乎地去干,难道也要求别人和你自己一样去送死吗?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不成功,对一个弱质女流来说,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他是真的生气了,很多的人都会打着大义这桿旗号,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却从来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只会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的头上。
      看到叶天龙越来越生气的样子,绾贞暗暗感到心惊,这个男人发起怒来的确有震慑人心的力量。她轻轻拉了拉叶天龙,柔声道:「叶大人,请息怒。」
      这个时候,伊思也被四个近卫兵押了过来,见到如此的场面,他不禁呆了一下。
      「阳叔,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
      「你们慢慢谈吧!」
      说罢,叶天龙怜惜地望了望神情略带悲哀的绾贞,无言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对手下的近卫兵下令道:「我们到外面去!」
      绾贞连忙叫道:「叶大人,你也留下来吧!」
      叶天龙一笑道:「你放心,我这个人也许很坏,但说话算话的,而且我答应了你,就会相信你的!」
      走到门口时,玉珠和辛西雅都是朝叶天龙投以敬佩的目光,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对绾贞的爱护和照顾都让人感到是出自真心的。
      经过兄妹第一次见面的悲喜剧之后,问讯室内的三个人开始谈到正题。绾贞将整个事件的经过向阳建和伊思说了一个大概。
      「不,不!」听到绾贞和叶天龙的交易后,伊思不禁大叫起来,「这个男人是一个好色的无赖,小妹怎么可以……」
      「大哥,这是我应当尽的义务,无论如何,身为天河的后人,我就要完成我应该做的;而大哥和阳叔你们也有你们的责任和义务,这是谁也不能逃避的!」
      绾贞略带哀怨的神情让阳建感到无比的内疚,他沉痛地说道:「公主殿下,我对不起您!」
      绾贞摇摇螓首,神情如迷地说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是什么公主殿下了!我已经尽了我的义务和责任,以后我们可能再也无法相见了。」说话的时候,两行清泪悄悄地滑落。
      阳建和伊思身躯一震,他们都听出了绾贞话中的话,想想也够为难她了,以身饲虎,为了他们的缘故,作出了最大的牺牲。而现在她只想做回一个平凡的女人,自己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再对她有什么要求了。
      「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伊思心情激动地说道,阳建也连连点头。
      绾贞轻轻地摇头,道:「不要了,你们还是去做更重要的事情吧!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流,对于天河的复国大业根本没有什么帮助的,何必再为我损失人手呢?」
      伊思和阳建一阵默然,绾贞说的一点没有错,而且看她的心思,也不想再和天河有什么联繫了,可是自己能捨得让她呆在叶天龙这样一个有着好色无德的坏名声的男人身边吗?再说,这次绾贞的选择,还不是为了救自己两个人吗?
      绾贞似乎是看出了他们的矛盾,轻声道:「我只想做一个小女人,请你们不要再……既然连于凤舞将军这样的人都成了他的妻子,我在他的身边应该不会太坏的!」
      张张嘴,伊思还要说什么,等得不耐烦的叶天龙已经在外面敲门了。
      「绾贞,怎么样啦?有没有什么事情啊?」听得出,他对绾贞的关心和体贴。
      绾贞连忙拭去脸上的清泪,扬声应道:「好了,进来吧!」
      门开处,叶天龙一脸焦急的样子落入了众人的眼中,这让绾贞感到一丝安慰。
      叶天龙让几个女神战士保护着绾贞,自己亲自送阳建和伊思出去。分手的时候,伊思走到叶天龙的面前,冷声道:「你一定要好好对待我的小妹,不然的话,……」
      叶天龙嘿嘿一笑,道:「你还是多多照顾自己吧,不要绾贞白花这么大的代价,却是白费力气。」
      「什么?」阳建和伊思一惊,戒备地望着叶天龙,「你不是想要反悔吧?」
      叶天龙哈哈一笑,道:「我要抓你们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现在既然我答应了绾贞,就不会来为难你们了。对女人的承诺,我一向是最会重视的。但我要告诉你们,你们进出东督府的事情,一定被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他们的眼线知道了,你说他们会有什么样的行动呢?」
      阳建和伊思大感凛然,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和不安。
      的确,如果再落入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手中,那么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一身轻鬆的叶天龙回到东督府,就马上看到了范铜那个巨大的身影,他正在和几个近卫兵在对练,虽然说这些近卫兵还不是他的对手,但他们的分进合击之术还是相当可观的,在范铜没有使出全力的情况之下,倒也斗得有板有眼的。
      场外在观看的人群不时发出阵阵的喝彩声,打气和助威声也不绝于耳。受到气氛感染的范铜更是兴致勃勃,旋身,进退,一双巨掌舞得轻灵曼妙,让人实在怀疑他的身子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么巨大。
      见到叶天龙走进人群,范铜马上咧嘴一笑,手下一使劲,扣住了从左右两边攻来的一刀一枪,沉声吐气,在众人的惊叫声中,将两个近卫兵抛出一丈开外。但与此同时,他的身上也被其他近卫兵的刀枪击中了,只不过他身具刀枪难伤的奇功,倒也毫髮不爽。只是这些近卫兵的身手也相当不错,将他身上的衣服击破了数处。
      「痛快!」范铜拍了拍双掌,众人报以热烈的掌声。他们都喜欢这个块头比左岛近将军还要巨大的大汉,因为他少了一份威严,多了一些玩心。可以说,范铜在东督府的人缘非常好。
      连身上衣服的破洞也不看一下,范铜就往叶天龙这边行来。被风一吹,挂开的衣裳摇摇摆摆,模样十分有趣。
      「老大,那边有消息了!」
      范铜还是改不掉对叶天龙的称呼,叶天龙也没有办法,只好随他叫了。
      听到这样的报告,叶天龙的眼睛顿时为之一亮,欣然道:「这么快啊!你和老鲁还真是够厉害的!」听到叶天龙和范铜的话,众人知道他们之间有机密的事情要谈,也就马上知趣地散开了。
      范铜抓了抓头皮,呵呵笑道:「老大,这些可都是老鲁的功劳。娘的,那家伙真不知道会有那么多的精力,做起事情来贼快!」
      叶天龙哈哈大笑,在范铜的身上敲了一记,道:「你也不要太谦虚了,工作总是你们两个人做的嘛!」
      范铜被说得咧嘴大乐,这时他将手一招,一个小个子的护兵很快跑了过来,朝叶天龙端端正正地行了一个军礼。
      叶天龙的眼睛一亮,眼前这个小护兵看样子年纪不大,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十分俊俏,报上的名字是薛延。
      接过薛延双手奉上的资料袋后,叶天龙并没有马上打开,而是用肩膀轻轻撞了一下身边的范铜,笑道:「这么俊俏的人从哪里弄来的?不会是你有喜好那个调调吧?」
      范铜把个大头摇得如拨浪鼓似的,连声否认道:「没有那回事情!没有!」他一指薛延,解释道:「他是我在路上救的一个小流浪,看他可怜的样子,就把他收留下来。但他很有主见,不想白白接受我的东西,于是就做了我的护兵。」
      听罢范铜的话,叶天龙不禁暗暗点头,能有那样的觉悟,这个薛延倒不是池中之物。他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薛延,渐渐地,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神秘的微笑,此时眼前的薛延早已被看得心惊肉跳,低头直拿眼睛看地面了。
      发现叶天龙这种样子,范铜奇怪道:「老大,怎么啦?是不是你喜欢他啊?」
      叶天龙呵呵一笑道:「如果说我喜欢他,你捨得让他跟着我吗?」
      范铜毫不犹豫地答道:「只要老大喜欢,我当然没有意见!」说着,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过老实说,我是有些捨不得的。有他在身边跟着,我的日子过得十分开心。」
      叶天龙看了一眼薛延,见到他一副焦急不安的样子,不禁心中好笑,便对范铜说道:「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肯把他让给我呢?」
      范铜望着叶天龙,缓缓道:「从小到大,都是老大你照顾我的,那时候我们几个人跟着你多么快乐啊!」
      叶天龙也不禁陷入回忆之中,喃喃道:「若要吃饱喝好,就找叶天龙!你们这班家伙居然会想出这样的口号来,真是让我昏倒啊!」
      范铜呵呵笑道:「这可不是我想出来的,再说,这话一点不假啊!」
      「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啊?」叶天龙感慨地说道,「周明,周亮两兄弟,还有江正安他们,我派人去找过,都没有消息。」
      范铜抓了抓头皮,回道:「兄弟们散了以后,周家两兄弟好像跟一个游方僧侣远走他乡了,其他人就不知道去向了。」
      叶天龙收回了心神,含笑对薛延说道:「你放心,我是和范铜开玩笑的,你还是好好照顾我这个好兄弟吧!」薛延的小脸立时胀得通红,叶天龙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转身往大堂里行去。
      范铜刚刚开口在后面叫了一声:「老大……」叶天龙已经朝旁边的女神战士下令道:「将龙灵儿和她那些近卫团的部下叫来!」一个女神战士领命而去了。
      范铜知道叶天龙这样的举动就表示现在是进入谈正事的时候,他便不再多言,连忙向薛延吩咐了一句,就跟着叶天龙进了东督府的大堂。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撸撸吧博客_撸管动态图_嗯嗯撸.com_恨恨撸我喜欢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