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十一章 各有所求

    时间:2018-02-06 就在叶天龙意气风发,和三女狂欢的夜晚,在帝都艾司尼亚,一个身材高瘦的男人轻手轻脚地推开书房的门。
      四壁都是摆满书籍的高大书架,不是很大的房间正中有一张宽大的书桌,左右两个柔和的明灯承担了室内的照明。地下铺着又厚又软的地毯,踩在上面就像是踏上了白云之端。房内隐隐流动着龙涎之香那沁人心脾的幽香,这是只有王族方可拥有的禁物,所有的一切无不说明了这房间主人的高贵。
      「科比斯,有什么事吗?」坐在书桌后面的英俊男子抬起头来,眼睛中神采奕奕。
      「殿下,秘风传来的确切消息,列特出兵了。」科比斯恭敬地回答道。
      「喔,亚素的狮子王终于忍不住了吗?」被称为殿下的男子喃喃自语道。
      科比斯用敬佩的眼神望着他,这个男人有着可怕的头脑,这对他的敌人可不是一件好事。他看过太多的人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的缘故,被打入万劫不复的地步。这个男人总是用极其精密的算计,最完美的步骤来达到他的目的。
      「殿下,正如您所说的,凤舞军团将遭遇它成立以来最大的挑战。作为大陆上最强悍的部队,亚素的兽人们肯定会让那个女人吃尽苦头的,而且……」科比斯停下来,望着自己的主君那张俊美的脸庞,「根据细作的报告,列特居然请到了天机族的鬼大师为他製造武器,只是那武器是绝对的机密,我们没有办法得到详细的情报。」
      殿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个玉美人,这个尺二高的玉美人洁白无瑕,温润细腻,实为稀世珍宝。而且它的脸庞美丽无匹,似乎是活活的小人一般。也只有科比斯知道这玉美人是完全按照于凤舞的相貌和身材所製的,它是殿下花了巨大的代价,请一代巨匠「妙手天工」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精心雕刻而成的。
      自从这个玉美人雕刻完后,就一直摆在这个机密的书房里,而且是每天对着殿下,当殿下有空时,就会细细摩娑一番,也因为这个缘故,科比斯才深深知道这个让帝都无数的美丽女子着迷的殿下也是个用情至极的男人,可惜天不遂人愿,足以让所有女人心动的他却连于凤舞一丝一毫的情感都得不到。
      不过现在终于是有了这个机会,所以他一定要努力争取,绝不会让机会从自己的手上溜走是这个男人最大的优点。
      「于凤舞的使者肯定已经在路上了,是不是下令让鹰扬军团出兵?」
      英俊的男子无声的笑起来,他的手温柔的抚摸着玉美人的脸颊。
      「这个充满魅力的笑容一定会让帝都艾司尼亚的名嫒淑女们心醉不已的。」科比斯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不用了,亲爱的科比斯。我已经让鹰扬军团上路了。」英俊男子的话打断了科比斯的思路。他充满信心地望着天风平原的方向,道:「美女战神,你的不败英名应该到此结束了。真想看到你失败的样子,也许只有这样,你才会考虑到需要一个坚强的依靠吧!我好想把你抱在怀里啊!」最后的话已是低不可闻了,像是在对眼前的玉美人说的。
      科比斯知道现在没有自己的什么事了,他恭恭敬敬的弯腰施礼后,就像来时一般的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这个极其舒适但却让他感到有种无名压迫感的绝密书房,他知道现在殿下根本不会在意他的离开。
      殿下用极富深情的语气对着手上的玉美人说道:「第一句话我应该怎么对你说呢?是责备,是怜爱,还是……」他突然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将玉美人放回的原处。
      然而四天后传来的消息让他们跌入了失望的深渊,于凤舞的大破亚素的兽人,在短短的两天内,将凶悍的兽人大军打得落花流水,是役共消灭了近二十万兽人,而法斯特军仅仅伤亡了万余人,简直是奇迹一般。武安军由于损失了最厉害的大将和精锐的师团,一时国力大减,已经向法斯特派出了求和的使者,正在往帝都艾司尼亚的路上。
      科比斯从来没有见过像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的主人那可怕的脸色,英俊的脸扭曲着变成一片乌青,连摔了三个玉杯。后来据下人说,殿下他那天晚上把他的两个宠爱的女人整整折磨了大半夜才沉沉醉去。
      就在这个时候,叶天龙的名字才传入了他们的耳中,科比斯开始详细的调查这个突然间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男人,在对付一个人之前,一定先要将他的底细了解的一清二楚。这是他们能够无往而不胜的基础。
      然而对叶天龙来说,接下来的日子真是快乐无比的天堂。他几乎整天都和美女厮混在一起,比他在西江时不知要舒服多少倍,因为这些美女个个千娇百媚,温柔似水,让他完全忘记了现在是在前线军中。但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将丽蝶推荐给了于凤舞。知道了她的可怜遭遇之后,于凤舞当即答应将丽蝶收入自己的帐下。
      ※ ※ ※
      武安国的都城普瓦沙,人口近百万,是大陆上七大名城之一。
      普瓦沙的城南是百姓止步的王宫所在,一条流经城南的河水将城南与其他部分划分开来。在城南除了王宫以外,还有为数不多的权贵府第,这些都是武安国内的最有权势的大臣才可以拥有的宅地。
      从天风平原大败而逃的朱德钧就住在城南的一处府第里。当时火起的时候,朱德钧刚好接到了报告说老将军古帕被刺杀在寝帐里,连首级都被割去了。他正在喜忧参半,喜的是这下子军队就落入了自己的掌握之中,少掉了最有力的反对者,自己就可以按照原先的计划进行布置了,忧的是居然敌人可以摸到大营的内部,刺杀一军之主帅,这么说来自己面对的敌人实在太可怕了,今后可要越发的小心才好。
      哪里知道还没有等到他招集众将宣布主将易人的消息,突然间营中大乱,无数的敌人从四面八方狂涌而入。这些可怕的敌人个个凶悍无比,身高腿长,敏捷迅疾,出手又快又狠,往往几个武安士兵都敌不住一个。
      终于从他们脸上的花纹以及大旗上看清楚了自己的对手居然是亚素的兽人豹兵。原本就心中慌乱的武安军这时又发现自己的主帅居然已经身首异处,对兽人的恐惧感顿时爆发了,有些人不再理会长官的号令,开始逃离战场。
      而兽人也不追赶逃兵,只是一边放火烧营,一边攻击那些负隅顽抗的武安军,这样的结果是越来越多的武安军失去了战斗的意志,军心就像是一道千里的大堤,只要有一个小溃口,就会导致整个的崩坏。现在的武安军就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境地,失去斗志的士兵四散而逃。
      朱德钧本来还要抵抗一阵,可他遇到了一个强大的敌人,一个豹族的女将,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有着「三绝女将」之称的香苓。
      老实说朱德钧的实力确是不凡,强悍的豹兵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三两招的事,所以才会引起香苓的注意,打马上前与他交手。
      两人来往了六七个回合,倒也不分胜负,但香苓不想这样耗下去,她看準时机,突然拨转马头佯装后退。
      等到朱德钧上当纵马上前追杀时,香苓突然一个转身,素手一扬,银光闪过,朱德钧就觉得右肩头一阵剧痛,扭头仔细一看,原来自己的肩头插着一枝短箭,没有尾翼的短箭还在微微的颤动。
      这一箭顿时将他的雄心打掉,无心再战的他只有加入溃败的阵营。
      灰头土脸的朱德钧逃回普瓦沙后,并没有受到严厉的惩罚,因为他不是军队的主将,败北的责任归不到他的头上,但自觉无脸见人的他也只有躲进了自己的府第,借口要养伤,谢绝一切客人的来访。
      但没有修养几天,他就被召到了七公主殿下的面前。
      接到这个传召时,朱德钧的心中是颇为忐忑不安,不知道这个手握武安实际权力的女人会怎么处置他?
      在武安的朝中,大家都知道极受国王陛下宠爱的七公主现在控制着朝政,而这个年纪不过二十四岁的女人也的确表现出了出众的政治才能,她的精明和狠辣弥补了徒具仁爱之心的国王的优柔寡断。只是明眼人士也看出了这个女人对权力的过度热衷,这对于武安国来说,也许并不是好事。可有心无力的他们也只有看的份,根本无法插手,因为对权术的运用,这个女人足以做他们的老师了。
      出乎朱德钧的意料,七公主是在内厅接待了他,并没有对他的失败提出过多的指责,反而好言安慰了几句。
      这让他感到意外,同时也感动不已,一时大有肝脑涂地以报主恩的感激。
      话锋一转,七公主突然问道:「你知道我们和法斯特议和的事吗?」
      朱德钧望着公主殿下那张清秀柔和的脸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呆了一阵才说道:「卑下还不曾听说!」
      「是吗?」七公主点点头,淡淡的说道:「现在两国準备结亲,我国的一个公主要嫁给法斯特的二太子!」
      「什么?」朱德钧不禁一愣,他的脑筋实在转不过弯来,怎么几天工夫变化如此之快。
      七公主并没有理会他的反应,而是接着说道:「现在已经定下来将秀公主送过去。如果你的伤不碍事的话,我想让你带兵护送。」
      「卑下一定尽力而为!」朱德钧施礼应道。
      停了一下,他犹豫的问道:「殿下有何……」
      七公主微微一笑,说道:「果然是个明白人,这才是我选你的原因之一。」然后她低声说道:「我也会一同前往法斯特的。」
      朱德钧心中一震,他实在不明白公主殿下葫芦里的闷药,只有愣愣的望着。
      七公主望着自己的头号手下,心中颇为得意自己的绝妙计划,她最喜欢让别人看不出自己的打算,不要让自己的手下人完全了解计划,这是她控制下属的一个法子。
      她缓缓的说道:「这次要借助你的高超剑术,可不许再像出战天风一样。」
      朱德钧对自己的剑术倒真有极大的自信,毕竟是出身于大陆最富盛名的天剑园,在武安的国内也很难找得出比他高明的剑手了,他连忙唯唯而应。
      七公主满意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你到法斯特后,就留在那里,当秀公主的护卫。」
      见他还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七公主轻轻说道:「法斯特的二太子是个性格软弱的男人,又好色好酒……」
      朱德钧恍然大悟,说道:「公主殿下您是想……」
      「不错!」七公主说道:「既然从外部难以解决,就从里边想办法。」
      「怪不得殿下您也要亲自出马!」朱德钧不禁击节叫好。
      「所以你现在去做好準备,多召些身手高明的人才,这样带去法斯特才好办事!」七公主说道,「记住要可靠的人。」
      「卑下必定不负殿下的重托!」朱德钧兴沖沖的答道。
      ※ ※ ※
      于凤舞开始指挥士兵在架设着魔导之炮的山上建设城堡,因为有着敏锐的军事目光的她知道只要在这里控制住这些威力巨大的魔导之炮,就可以把这个战略要地牢牢地掌握。
      大湖地区地处要冲,无论是亚素还是武安,他们要到法斯特,首先就要经过这里,而法斯特以这个地方为基地,进可攻击两国,退可稳守。
      将这事交待下来去后,她除了指点丽蝶的兵法和武艺外,其他的时间就是和叶天龙在一起,享受爱郎带给自己的无边快乐。在叶天龙的滋润下,于凤舞越发的美丽脱俗,那让人不敢仰视的绝世艳容连瞎子都可以感受得到。凤舞军团的某些人已经隐隐知道他们的战神正沐浴在爱河里,对那个幸运儿真是嫉妒若狂。
      有了不死之身的丽蝶在于凤舞的指点下,进步神速,而她对兵法的领悟连于凤舞也惊歎不已。于凤舞认为假以时日,丽蝶的指挥能力有可能超过自己。因为丽蝶居然对阵战有天生的敏感,能轻易地看出阵势的弱点和缺憾,加上她怀着要为姐姐报仇的强烈信念,驱使她更加努力地学习提高。
      几天下来,丽蝶的变化是极其明显的,只能用和以前判若两人来形容。她除了在叶天龙面前还流露出小女人的温柔模样,众人眼中的她完全是个坚强冷静的冰美人,明眸中的森冷神色将那些想追求她的将领们吓得落荒而逃。有时甚至连教她的于凤舞也暗自心惊她的凌厉气势,那是要在战场上摧毁一切的燃烧斗志。
      半个月后,从帝都艾司尼亚回来的使者带回了法斯特皇帝安德列三世的旨意,召在此次战役中立了大功的叶天龙进京受勋。众人都明白叶天龙将马上升任万骑长了,说不定还不止这样的奖励,不管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怀,军中的众人都纷纷向叶天龙道贺。
      说实话,叶天龙还真捨不得离开于凤舞,这样的绝代佳人举世无双,天天抱着都不嫌累,这半个月来,他已经习惯了抱着她丰满绵软的娇躯入眠。一时叫他离开于凤舞那温暖的怀抱,还真不舒服呢!但于凤舞是凤舞军团的主帅,不可能丢下大军随他进京的。可是于凤舞并没有分离的难过,在照例和他渡过一个激情缠绵的消魂夜后,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回答,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这话让他摸不着头脑,但皇命难违,叶天龙也只有带着满怀狐疑踏上了前往帝都的路。
      这个时候的叶天龙还不知道,天风战役的大捷已经完全改变了他的命运,摆在他面前的将是一条无法想像的道路,而他此去帝都艾司尼亚,就是打开了那扇未知的门。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撸撸吧博客_撸管动态图_嗯嗯撸.com_恨恨撸我喜欢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