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T资讯 > 国产手机"卖股权"止损 TCL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联通混改定增方案获证监会通过 将

联通混改定增方案获证监会通过 将

(原标题:联通混改定增方案获证监会通过 此前联通已为改革“...

VR头盔急速降温 扎克伯格20亿美元收

VR头盔急速降温 扎克伯格20亿美元收

(原标题:Oculus VR promised us the future. Too bad we're stuck in the prese...

苹果再发iOS 11.0.3更新:修复老款

苹果再发iOS 11.0.3更新:修复老款

(原标题:iOS 11.0.3:这次带来iPhone 6s/7/7P修复) 苹果今天发布了...

文章正文

国产手机"卖股权"止损 TCL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发布时间:2017-10-13 06:11  责任编辑:IT观察  点击量:

(原标题:国产手机“卖股权”止损 TCL不会是最后一个)

易衣

10月9日晚间,TCL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TCL实业控股拟向紫光集团有限公司、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三家战略投资者转让其所持有的TCL通讯科技合计近6.27亿股股份,占已发行股份总数的49%。股权转让价格约4.9亿港元。简单计算,TCL通信业务的估值目前只有10亿港元。

要知道,在去年9月私有化的时候,TCL通讯还有近百亿港元的市值,而在前年,TCL还是全球第五大手机厂商,在更早的时候,在同期获得国内手机牌照的13家企业中,TCL手机是唯一幸存下来的一家。

一年时间,TCL手机内部经历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从交易金额来看,这个买卖确实有点亏,对于在手机圈打拼多年并挺过来的“老牌手机”,TCL算是非常可惜。

关于这次股权出售,TCL集团的官方解释是,虽然该公司正积极推进战略调整、业务重组及组织优化,但受海外手机市场低迷态势延续和内部组织及业务重组的影响,TCL通讯科技仍未走出业绩低迷态势。

TCL认为,出售股权一方面可以引入具备产业背景和业务资源的外部投资人,有利于TCL通讯科技的股权结构优化,并推动TCL通讯科技加速转型,重新建立竞争优势;另一方面也可降低TCL集团持有TCL通讯科技的股权比例,有利于减少TCL集团股东分占的亏损。

从财务数据中可以看出李东生的压力。根据TCL集团2017年中报,公司净利润16.6亿元,同比增长110.8%。而TCL通讯销售收入为68.7亿元,同比下滑26.1%,亏损8.52亿元。在形势一片大好的发展态势下,手机业务在TCL整个集团中确实显得有那么一些不搭调。

一个月前,李东生甚至公开表达了他对于手机业务发展的谨慎态度。他说,TCL未来会加大在中国市场推广黑莓手机的力度,但对于TCL手机品牌,并不会投入太大,否则会影响损益。

但事实上,TCL曾经在海外取得过非常辉煌的成绩。2015年第三季度,TCL手机是美国市场增长最快的品牌,并成功跻身美国市场第五大手机品牌。但中国市场在进入智能手机弯道时,TCL似乎慢了半拍,在华为、小米及“OV”两厂快速收割市场后,留给TCL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赢中国者赢天下,反转中国手机市场局势是TCL在手机上必须面对的一战。

当时的TCL主要阵地锁定在了中低端,从财务报表来看,TCL手机的销售单价为三四百元上下。为了改善这种状况向中高端迈进,TCL在2015年年底“高价”聘请了曾经在华为和三星工作过的杨柘,担任通信业务COO兼中国区总裁。

从履历上看,杨柘有着漂亮的成绩单,2000年至2015年间,杨柘先后担任利盟(Lemark)营销总监,三星电子(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移动通信业务市场部总经理、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线上营销团队高级总监,RIM(黑莓手机)中国区MarketingVP以及华为CBG副总裁及中国区首席营销官等高级管理职位。当时的他认为TCL最大的问题在于品牌的差异化,不要去打价格战,“而是要气质,做一个知书达理的文科生”。

于是,“宛如生活”成为了这家厂商的新口号。

也许是华为和三星在营销上太过成功,TCL内部也给了杨柘足够的信任,除了口号和定位人群的变化外,李东生甚至还允许杨柘带入自己的人马,TCL“空降十八名高管”推倒重来的新闻当时充斥着各个门户网站。

但时间和杨柘的离职证明,中国区的大换血并没有给TCL的手机业务带来预期的效果。

事实上,当时业内对于TCL的突然转型是存有异议的,试想一下,TCL通讯在国内的主要阵地是千元机市场,甚至是百元市场,想要让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断然接受“宛如生活”的理念,并掏钱购2000元的手机,怎么会没有难度。

但可以看到,TCL手机所遇到的问题,其实也是很多国产手机厂商这几年转型时最常遇到的问题,在运营商主导的时代,还能依靠中低端定制机活得挺滋润,但在自由竞争的公开市场,没有破釜沉舟的决心,赢得这一仗不会太容易。

所以这时候为了利润做一些妥协,几乎成为了那个时代老牌国产手机厂商的共同选择。

比如之前酷派的“卖身”,试图从电商渠道和公开渠道找到另一种存活方式,但不幸的是,在360和乐视身上,酷派并没有看到一个好的队友的样子,而如今却因为资金链紧张而变得岌岌可危。

进入卖股权止损队伍的,还有中兴通讯。两个多月前,曾经被称为“中华酷联”之一的中兴通讯也发布公告称,公司以7.27亿元向南昌高新转让所持控股子公司努比亚10.1%股权。在转让完成后,中兴通讯持有努比亚的股权由60%降到了49.9%,因此努比亚不再纳入中兴通讯合并报表范围内。当时公布的努比亚经营状况是,去年净亏损9142万元,今年1~4月净亏损7123万元。

如果说当时有人还在为中兴感到可惜的话,现在看来,2012年成立的努比亚估值可以卖到10亿美元,其实是个不错的买卖。

在智能手机红利窗口未闭的情况下,可以预见的是,还会有更多的手机厂商选择并购或者出让股份这条路,但大浪淘沙,市场机会也许真的并不多了。